• 当前位置: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科技财经
  • 奢瑞小黑裙:创业是百死一生的搏杀,唯有不断前行
  • 发布时间:2017-11-23 16:58 | 作者:2819879060 | 来源:未知 | 浏览:1200 次
  •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这对于移动互联网公司来说,是重大机遇。在移动互联网创业火爆的风口上,诞生了无数以其为依托的创业公司。奢瑞小黑裙就是其中之一。奢瑞小黑裙(以下简称小黑裙)的品牌经历,可以当作经典教科书式案例,来看中国互联网创业格局。

      小黑裙第一年:野蛮生长,焦虑中前行

      奢瑞小黑裙是借助这波互联网红利顺势而为的品牌。这样的品牌在近几年数不胜数,而小黑裙能被大家看到并被记住,是因为她们反其道而行之的只卖单品,只卖小黑裙。起初笔者以为,能选择如此的垂直的产品切入女性服装消费市场,那么品牌创始人是一个资深互联网老鸟,即便不是也一定是有资深服装市场经验的职业经理人。当越来越多媒体跟风报道这个品牌的时候,发现奢瑞小黑裙创始人王思明不过是个85后的姑娘,并没有互联网经验也没有服装运营经验。王思明甚至在《赢在中国》节目中回答江南春:为什么选择做单品小黑裙。她回答:因为小黑裙显瘦啊。耿直到笔者对这个只卖小黑裙的品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以销售为主导的互联网创业渠道无非是这几种——电商平台,如:淘宝、天猫、京东等;独立运营平台如苏宁、酒仙网;自主综合APP,如:唯品会、聚美优品、还有近来势头火热的小红书;还有微电商,如:有赞,微店等;还有一种就是褒贬不一的微商渠道。

      严格意义上来说,让小黑裙走进大众视野中的渠道微商渠道类似但又不同。笔者也购买过小黑裙创始人王思明的自传书《创业是一种修行》,书中是这么说的:电商玩流量,初创品牌烧不起这个钱,APP更是,所以最终选择了微信渠道,但又和大家人为的微商暴力刷屏不一样,王思明选择了一个系统:以微信公众号为依托的三级分销系统。

      刚起步的小黑裙就是靠微信朋友圈的轻资产商业模式,不开发App,不做电商渠道店,靠朋友圈转发分销推动销售,避免跨平台迁移带来的分销接口流失,通过将消费者变为分享者,以个人为点扩散裂变,不用囤货,仅是发朋友圈分享,产生销售就有利润可分。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发朋友圈就能赚钱比微商要求囤货相比,显然会选择小黑裙。2015年初秋,小黑裙靠这一招致胜成为社交媒体上最炙手可热的互联网电商品牌。

      王思明自己在记者采访时候都说,模式不是我创的之前就有,只是通过小黑裙而被大家熟知,最初只是想简简单单的买裙子而已,也没想过会爆发,她甚至对未来战略都来不及规划,就因为短时间吸粉40万,上线一个月买2500条小黑裙而得到了资本圈的关注。奢瑞小黑裙平台上线一个月,获得洪泰基金200万人民币天使投资; 次年2月获得传统男装生产旗舰企业依文集团的投资;同一年4月又获得投资天才天神娱乐集团董事长朱晔的投资。

      小黑裙模式新颖且有利可图,渠道入口简单,受众广泛;产品符合女性心里需求:每个女人都需要一条小黑裙。天时地利人和,让小黑裙迅速火爆,蹿红。没有这三点,就不会有小黑裙。小黑裙的火爆,让王思明迅速蹿红,并不断的被媒体打上:美女创始人,励志女神等标签。被采访、上节目、邀请做分享……一个创业新星冉冉升起。镁光灯环绕,媒体争相报道,订单暴增,流水直逼千万……任谁都该高兴不已,或者背地偷着乐。假如换做笔者,可能也会如此吧。

      然而媒体报道之下的王思明与报道中、节目中的形象完全不同。她因为订单的暴增而生产供应链不给力,货迟迟发不出,每天素颜跑供应链,因为催货压力大,不停的咳嗽。这是王思明的闺蜜在自己的公众号声援她的文章中写的。关于这些笔者是相信的。小黑裙创立一周年的时候,超出预期的飞速壮大,野蛮生长让王思明的创始团队都始料不及,奢瑞正在指数级增长,作为一个深耕垂直领域的服装平台,但上游缺面料供应、服装加工生产的供应链资源,下游受控与微信规则调控,成立一周年的小黑裙,焦虑一词作为小黑裙一周年的总结最好。

      小黑裙第二年:越挫越勇,在质疑中突围

      第一年野蛮生长的小黑裙磕磕绊绊,也还算顺利。第二年的小黑裙似乎呈现了互联网创业企业走下坡路的趋势。

      2016年下半年,王思明通过参加《我是创始人》、《赢在中国》的录制,以个人的高曝光率带动奢瑞小黑裙知名度;并通过秋冬大秀成立设计师联盟,现场签约100设计师,成为小黑裙背后的应援。显然王思明彼时比任何时期都更严格的抓产品和用户体验。作为创始人王思明会亲力亲为的监督产品,以及产品平台的画面。小到标点符号,大到画面呈现,细无巨细。甚至有模仿小黑裙模式的品牌曾不停的照搬奢瑞小黑裙的文案,还闹出文案中奢瑞小黑裙字样都没改的笑话。可见王思明对运营上的把控比第一年更专业,更准确。王思明在接受采访时候就不止一次的表示“只有创始人自己去感受,才能知道这是不是你想要的‘品牌调性’。

      这一年微信几次发布针对微信规则整改通知,起初小黑裙回归本质严抓产品,微信的动作并未对其产生什么影响,并且小黑裙也拓展了京东、天猫、小红书等销售渠道。已然是不打算完全依托于微信。并且公开消息显示,早在2016年6月,小黑裙便获得腾讯开放平台的战略投资。一切都在呈正向发展。

      如果不是在2017年元旦之初,小黑裙将原本16年6月就板上钉钉的“获得腾讯开放平台战略投资”消息,捂到2017年元旦发布,那么当天晚上700万粉丝的小黑裙赖以生存的微信商城号被封,就不会显得这么戏剧化。笔者甚至以为这是小黑裙与腾讯之间热恋期的小打小闹,以为这是一次联合炒作,毕竟微信那时候开始对位公布小程序等消息。

      而作为移动互联网创业典范,小黑裙这次封号事件引起业界一片哗然,纵然小黑裙公关处理的漂亮,但依托于微信的小黑裙显然受创不小,在一段时间内小黑裙因为微信整改规则而影响营收。并且小黑裙引以为傲的设计师集合平台模式,由原先设计师负责设计、生产,奢瑞小黑裙负责发货及售后,而设计师提供的款式、生产周期及面料质量也成了小黑裙的瓶颈。小众设计师的产品并不能满足大众化的需求,模式迭代,产品升级成了小黑裙必须面对的挑战。

      长期以来,“只卖小黑裙”一直被怀疑天花板是否过低,但王思明也曾直言不讳的反问:“怎样才算高?”笔者并不认为这是一句气话反驳。其实仅以卖单品而言,小黑裙无疑是成功的,只是外界人为市场和投资人会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想单品到底可以走多远。即便再忽略不计,这些压力必然会传导出来。

      笔者翻阅2016年服装行业调查报告,报告中显示中国服装市场呈多元化分级,90后人群占市场消费主力,同时90后一代人倾向于非必须品消费,并崇尚个性。单品类服装满足了这一类人群的主要消费习惯。笔者认为深化垂直小黑裙没毛病,从后续小黑裙做出的一些动作来看,王思明铁定是只做小黑裙,并定向垂直于黑色单品类服装。

      2017年3月小黑裙公布布局线下实体店消息,计划利用电商为实体引流,并通过实体店增强电商体验。希望在新零售的大背景下,线上转线下成为小黑裙整个市场发展的重点。

      2017年4月小黑裙在京发布了城市合伙人计划。小黑裙从“分散渠道销售”到“自建渠道销售“的一次升级脱变。一方面在于整合原有的分散销售渠道,向“自建渠道销售”升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打通线上线下,希望通过这一合伙人计划向全国认可小黑裙价值的优秀合伙人开放品牌,并通过这种方式使小黑裙品牌下沉到各个城市。

      2017年6月小黑裙自主研发的APP正是上线,自此小黑裙全面打开线上渠道,小黑裙官方会以订单的收货地址为依据对销售额归属地区进行分类,进而和“城市合伙人”进行收益分享。小黑裙APP的上线,证明小黑裙可以独立与微信之外,不再受微信牵制。

      从同类品牌环球铺手与云集网店公众号连坐被封来看,小黑裙这一举措十分明智。纵然小黑裙APP在笔者看来尚属稚嫩,但前景无限。也希望王思明跟她的团队可以将引流越来越困难的情况下,怎样持续扩大销售额,怎样引流新客源这件事上做出样板来。

      小黑裙靠渠道创新一炮走红,城市合伙人项目与小黑裙APP的上线,是否是小黑裙新的支点来撬动已有的品牌积累,目前尚且不知。而小黑裙开发自有APP、建立跨平台合作关系入驻小红书,已经逐步摆脱对微信平台的依赖。

      创业是百死一生的搏杀,小黑裙没有选择坐以待毙,王思明和她的小黑裙仍在路上。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祝福奢瑞小黑裙永远不忘初心,不惧未来。

  • 相关内容
  • 2010-2013 IT新世界 版权所有 | 联系邮箱:838869911@qq.com